周拉:多媒体视角下《格萨尔》文化传承与保护路径探析

2019-02-28 教育   周拉

1.jpg

周拉  《教育》2016年 第09期 西北民族大学格萨尔研究院,甘肃 兰州 730030

摘要:多媒体时代的到来,伴随着多种传播媒介的介入,新的思想观念的传播,少数民族传统文化发展出现了一系列的矛盾和问题,传统文化发展呈衰微之势,很难适应现代社会发展的要求。我国西藏地区亦是如此,出现文化消亡、文化折扣、文化趋同等现象,传统文化发展陷入两难的境地。基于此,本文站在多媒体视角下对《格萨尔》史诗如何传播展开探讨,并提出了保护路径。

关键词:格萨尔;传统文化;传播路径

中图分类号:I207.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1-5861(2016)09-0284-01

1 《格萨尔》史诗简介

《格萨尔》史诗是一部英雄史诗,以描写部落、氏族、部落和民族之间的战争为主体,主人公“格萨尔”名叫觉如,是一位被称为“战神”的高级军事统帅,是藏族人民心目中的大英雄。史诗所描述的故事发生在古代西藏父系氏族社会末期,父系氏族社会逐渐解体到奴隶社会初步形成时期,即原始社会的民主制逐步被军事首领所替代的英雄时代。《格萨尔》史诗作为西藏本土文化代表,附着了藏族文化的个性和品质,能够从古流传至今,有其独特之处所在。其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1)史诗结构的封闭性和开放性,《格萨尔》史诗是世界上最长的英雄史诗,据不完全统计它共有100 万多诗行,2000 多万字,其结构宏伟,总体故事情节可以归纳为:格萨尔王在天界——降生人间——16 岁赛马岭国称王——南征北战统一岭国——地狱救回妻、母——使命完成、返回天界,是一种首尾相连的封闭性结构。(2)《格萨尔》史诗形成于口语传播时期,至今仍以口语传播的活态形式传承,现在能吟诵80 万字以上、16 万诗行的说唱艺人还有180 多位,他们是史诗传承的“活”的载体,也是目不识丁的天才艺人。

2 媒介对《格萨尔》史诗传播的影响

《格萨尔》史诗作为民间的集体智慧,其诞生之初主要是供人们消闲娱乐,是人们茶余饭后的一种消遣方式,同时也是人们进行宗教传播、道德教化的工具,具有信仰和道德教化的功能,其传唱是全体部落成员共同的一种行为,可以说在藏族文明早期阶段,《格萨尔》史诗的影响在藏族地区似乎与荷马史诗之于希腊民族一样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随着佛教在西藏的兴盛,佛教僧侣介入史诗的整理、传播,以及史诗书面文本的出现,史诗的大众娱乐功能、民间集体性开始慢慢消失,以致最后沦为佛教文化的附庸,在上层权贵中逐渐退却,彻底沦为草根文化,被排斥在正统之外;史诗的佛教化,本是史诗企图借助佛教重新攀附和搭乘雅文化的末班车,不料却进入了边缘性文化的行列。而后,随着现代传媒技术、现代观念的涌入,史诗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社会和文化语境走向消亡,史诗从传统的主流文化逐渐向非主流文化转移,从民间走向少数的职业艺人、从口头转向书面、从繁荣走向濒危,其功能发生了相应的变化,史诗进入了政府的视野,成为学者、专家研究西藏文化、历史等的范本,成为民间艺人、组织盈利的工具,成为政府政策号召的保护对象,史诗的消费功能、历史史料功能、文化遗产功能逐渐占据主导地位。

3 多媒体视角下《格萨尔》文化保护路径

3.1 实现媒介及其内容的本土化

目前,媒介尤其是大众传播媒介在民族文化传播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当媒介所传播的文化并非某个少数民族的本民族文化时,媒介传播活动本身就带有明显的文化移入的色彩,对多民族地区的文化会产生极大的影响。因此,

媒介在进行民族文化传承时,需要借助民族地区的歌舞、音乐、谚语、说唱等形式,以更好地实现民族传统文化的发展与保护,将民族传统文化的表现形式与现代传媒相结合,实现民族文化类节目的本土化、特色化,展示民族地方文化,实现媒介内容的本土化,以此来推动民族地区传统文化的发展,同时实现现代传播媒介民族地方的本土化。

3.2 民族文化传播途径多元化

随着媒介技术及国家民族文化保护政策的发展,以官方媒介为代表的媒介、媒介组织在文化传播过程中扮演者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传播者可以借助纸张、声波、视频,把民族文化既写成文字、录制成磁带、拍摄成图像,通过邮递、发射接收、网络传播等传到全国各地,打破了地域、时间、国际间的限制。但是,与此同时,随着媒介介入文化传播的程度越深,其传播的不足也日益显现,文化同质化、碎片化、文化断层等现象不断,网站内容更新缓慢、照抄照搬现象严重,这是我们在利用媒介传播文化过程所要注意的问题之一。此外,在进行民族文化传播的时候,我们还应该注意应用民间的人际传播,其传播范围虽然狭小,内容虽然单一,但给予我们的直观感受更真切,而且,这也是民族地区传统文化的最初传播形式,很多原汁原味的文化要素还得依靠人际传播传播,这也正是《格萨尔》史诗目前仍以口语传播为主的主要原因。将民间的人际传播和官方的媒介传播相结合,多方面传播民族文化,也是民族文化发展的一个路径。

3.3 借助多媒体,促使文化传统与现代相结合

随着传播媒介的多元化和复杂化,媒介日益成为促进文化创新、文化变迁的重要外在因素。媒介的发展是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共同作用的结果,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主流传播媒介,民族文化在不同的时代应该以适应这个时代的途径进行传播,如果某一文化传播的途径相对滞后于现代人就收信息的主流传播途径,那么,文化在传播的过程中必然会遇到障碍。如果不及时与时俱进地运用新的传播媒介进行文化传播,那么民族文化的影响力就会大大减弱,文化传播的范围就会受到限制。从而导致本民族文化在传播过程中受到外来文化的冲击,导致人们对本民族文化的不自信,甚至使本民族文化在传播方面出现断层。此外,我们在创新文化传播载体的同时,也要推动文化内容的创新,只有内容与形式的同步创新,才能实现文化创新。民族文化传播过程中,我们需要重视现代传媒与传统文化、观念之间的调适,实现民族文化与现代传媒的有效结合,只有这样,才能实现民族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的真正对接。

参考文献

[1]袁爱中,杨静.媒介变迁与西藏传统文化传播研究——以《格萨尔王传》史诗为例[J].西藏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31(1):82-88.

[2]杨恩洪.格萨尔口头传承与民族文化保护[J].青海社会科学,2012(1):1-10.

[3]刘大先.新媒体时代的多民族文学——从格萨尔王谈起 [J].南方文坛,2012(1):62-67.

基金项目:本论文属于西北民族大学2014 年研究生科研创新项目之成果,项目负责人:周拉,项目编号:yxm2015119。

编辑:仁增才郎